首页频道—正文
杨幂陷“诈捐门”中间人失联被列失信被执行人名单
2018年03月30日 08:13 来源:新京报
杨幂工作室回应捐赠事件时表示,正在积极协调购买产品,并有专人负责购买和运送。微博截图
杨幂工作室回应捐赠事件时表示,正在积极协调购买产品,并有专人负责购买和运送。微博截图

  杨幂陷“诈捐门” 中间人失联被列失信被执行人名单

  承诺捐赠未兑现杨幂陷“诈捐门”

  两年多前承诺向成都盲校捐赠物资一直没有兑现;杨幂方已积极协调购买产品,预计30天送到学校

  承诺捐赠盲人学生100根盲杖、50台盲人打字机,两年多始终未到位。连日来,艺人杨幂身陷“诈捐门”,引发舆论关注。

 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杨幂“诈捐门”背后,一个名为李萌的男子时时出现。李萌公开身份是“中国轮椅天使”推广人,并多次以这一身份,组织残障人士参与明星见面会,并频频组织公益活动。

  多名“轮椅天使”工作人员及与李萌相熟的人士称,尽管活动频率很高,但未见过“轮椅天使”有实际捐赠;此外,李萌与多名残障人士借款,并一直未归还。因为借贷纠纷,拒不履行还款义务,李萌于2016年7月27日被北京西城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

  杨幂工作室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已联系好厂商订货生产,大约需要30天才能完成捐赠。

  两年多没到的捐赠

  2015年10月21日,影片《我是证人》在成都举行发布会,片中,杨幂饰演一位盲人。当天的活动现场,主演杨幂在台上表示,因为出演这部电影,自己开始关心盲人群体,并现场提出,将为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的盲人学生,捐献100根盲杖、50台盲人打字机。

  宣传会现场,来自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的盲童向杨幂表示感谢,并当场朗读感谢信。

  这一幕,事先已经过排练。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办公室一名负责人介绍,2015年10月的一天,影片成都发布会开始前,一名自称“李萌”的人致电学校,表示杨幂将在成都举办新片宣传活动,可以在现场为盲人学生进行捐赠,并进而询问校方的需求。上述负责人介绍,收到这一电话后,校方即安排盲生部与李萌接触,并初步达成“100根盲杖、50台盲人打字机”的捐赠意向。

  不过,一直到两年多后的2018年3月28日,杨幂承诺捐赠的物资,始终都没有到达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的盲生手中。校方称,曾多次询问李萌,却总被回复会“尽快尽快”,但捐赠始终没有真正落实。

  一时间,关于杨幂涉“诈捐”传闻,在网络引发关注。27日,杨幂工作室通过微博回应此事称,因成都特校不能直接接受捐款,校方推荐通过中国盲文出版社购买产品。目前,出版社正协助与厂家确定库存及到货时间,“信息确定后即可与我们签订采购合同,我们会立刻付款购买。”

  昨日,杨幂工作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,目前工作室已经与盲人打字机厂商,以及成都市特教学校联系。由于盲人打字机需要从国外订货生产,大约需要30天才能完成捐赠。

  失联的“中间人”

  实际上,李萌并非杨幂工作室人员,在整个捐赠中,他的身份始终是“中间人”。

  上述杨幂工作室人员介绍,李萌于2013年左右,以“轮椅天使推广人”的身份,主动与工作室取得联系,并推荐一些公益活动。《我是证人》的成都宣传活动中,增加对盲生进行捐赠这一环节,即是李萌主动提出,此后则由其与校方联系,充当捐赠的中间人。

  杨幂工作室人员表示,李萌与工作室有过几次合作,一般有两种方式,如果是工作室主动做的活动,会将钱先给李萌,如果是李萌组织的公益活动,杨幂“认捐”后,李萌需要在捐赠完成后到工作室报账。“还是比较信任的”,但由于李萌并未继续处理捐赠事宜,因此对成都特教学校的帮助工作就被搁置一旁。

  杨幂工作室方面承认在这件事上,并未有款项上的支出。

  此前,李萌向媒体回应捐赠事件时称,自己 “吃了不该吃的亏,这个事件还涉及了其他多个部门和方面。”李萌表示,自己与许多艺人都有合作,在与杨幂合作期间,以“中国轮椅天使公益协会推广人”身份出现,但现在身份和行业都已经变更。

  多家媒体报道,李萌的公开身份,是“中国轮椅天使公益项目”推广人。在此之前,曾多次通过明星义卖、现场认捐等形式,开展公益推广活动。这些活动的参与嘉宾,则包括多位知名演艺界人士。李萌的个人微博中,也多次发布与明星有关的公益活动信息。

  昨日,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李萌的电话,发现其已经停机。杨幂工作室也表示,目前无法与李萌取得联系。

  组织残障人士与明星见面

  微博认证信息中,李萌自称中国轮椅天使公益项目创始人,电影策划人。多位与李萌有交集的人士回忆,出生于1984年的李萌,以“公益人士”身份,频频与演艺圈接触,举办多种活动。

  张薇是一名残障人士,出行需要借助轮椅。在一次聚会中,张薇认识当时正在做藏药生意的李萌。张薇的印象中,李萌身高一米七左右,身材消瘦,戴一副眼镜。见到张薇后,李萌显得很热情,主动前来攀谈。此后,李萌以志愿者身份,多次参加残障人士聚会。

  在一次聚会上,李萌表示自己正在做“轮椅天使”推广,并进而提出举办一次“轮椅选美”的活动。

  张莉莉正是在“轮椅选美”活动上认识李萌。在参赛表上填写信息后,李萌邀请张莉莉“入伙”。张莉莉告诉新京报记者,此后,自己作为“谈判大使”,多次以“轮椅天使”工作人员的身份,参与慈善机构的谈判、充当明星见面会的嘉宾。这些活动中,李萌一般不会出面,而是让坐在轮椅上的张莉莉,与对方就捐赠金额、细节等进行商谈。

  同样,李萌也向张薇发出了邀请。在李萌建立的“轮椅天使”微信群内,不少与张薇、张莉莉一样的残障人士,获得的工作也大同小异:作为嘉宾与明星见面,参加各种宣传推广活动。

  张莉莉说,李萌会定期在微信、微博上举办“轮椅天使”、“轮椅模特秀”等活动评选,并承诺颁发奖金,但直到自己于2017年10月离开,从未听说过有人获得奖金。

  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

  尽管不时举办活动,但多名与李萌有交集的人士称,往往到确定意向时,李萌会告诉“轮椅天使”工作人员,对方“没诚意”,这些捐赠便不了了之。

  张莉莉说,自己曾受李萌指派,去参加对一家盲人图书馆的捐赠谈判,准备购买器械。谈判很顺利,盲人图书馆合同已经发给李萌,但李萌最终以捐赠者“尾款没到”、“对方没有诚意”等理由,将这一活动取消。

  多名参与“轮椅天使”的残障人士说,李萌曾许诺,给参加明星见面会的残障人士报酬,但始终未能兑现。此外,李萌曾与多名残障人士借款,并一直未归还。

  张薇介绍,2010年10月18日,李萌以“活动没有进展,需要钱办公益活动”为由,向其借款4万元,至今未归还。

  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,北京西城法院于2014年6月6日,对李萌与张薇的借贷纠纷作出一审判决,要求李萌在10日内还款。判决书显示,李萌并未出庭应诉。

  张薇说,自2014年以后,自己再无法联系上李萌。张莉莉则称,自2014年5月加入“轮椅天使”,直到10月离开,原本李萌承诺的每月1.5万元工资,实际从未发放。

  在“轮椅天使”群内,多人向新京报记者展示李萌出具的欠条。西城法院官网信息显示,由于债务纠纷一直未能履行还款义务,李萌于2016年7月27日,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

  新京报记者 王煜 实习生 卢功靖 黄阳坤

编辑:赵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