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频道—正文
十五年不见阳光的他 现在成了村里的阳光青年
2018年01月19日 17:50 来源:中新网山东

  中新网山东新闻1月19日电(安钟汝)近一点,再近一点……夕阳西下的时候,一缕阳光透过他的窗子,像一只美好的手,慢慢伸向黄允强,50厘米、40厘米、30厘米、20厘米……沐浴阳光,是生存的权利,但曾经,对于黄允强来说,是奢望。

图为当上农村淘宝村小二的黄允强。

  十七年前,因为一场事故,黄允强失去双腿,卧床十多年。如今,他凭借互联网改变了一个村庄,成为村里老人的阳光男孩。他说,哪怕给他一丝阳光,他就不会绝望。

  与阳光约会的男孩

  人们都喜欢春暖花开,特别是生活在济南市章丘区十八盘村的人来说。这里山形袅娜,村落宁静,春天一到,桃李吐芳,核桃树的嫩芽,嫩成黄花。生活在这里的七八十岁的老人,都没看腻这里的春天,“看到这里的春天,想再活八十年。”但曾经的黄允强,喜欢冬至,因为那天,阳光离他最近。

  2000年,黄允强20岁,到了娶亲的年纪。家里为了给他盖婚房,欠下了8万块钱的外债。为了还债,他去一个煤矿打工。他告诉父母,把外债还完就回来结婚。但他再回来的时候,失去了双腿。他打工的煤矿发生事故。家里就他一个男孩,靠他顶天立地,支撑起这个家。他站不起了,父母感觉,天要塌了。他还安慰母亲,说过完春天就好了。但他没想到,错过一个春天,又一个春天,十五年,他没有站起来。

黄允强的姐姐帮助黄允强出门。

  山东人,重情,更别说骨肉亲情。家人对他的要求,是活下去。为此,母亲开始把他当成一个婴儿一样照顾,姐姐为了方便照顾他,找了一个愿意上门的丈夫。但对于黄允强来说,活下去很痛苦。因为双腿内的骨刺插入肌肉,稍微动一下,就钻心的痛,因为不能动,又得了骨髓炎,即便不动,就整晚整晚地疼。

  医生说,截肢吧,否则有生命危险。截肢,要50万,家里拿出不出,母亲又不愿意看着孩子等死。只能告诉黄允强,你活着,妈才不会难受。亲情不可辜负,黄允强想法设法找活着的乐趣。为了方便家人照顾,黄允强的床,摆在堂屋,正对着窗。黄允强发现,每天等待阳光向他靠近的时间,很美好。

黄允强躺在床上“加班”。

  每天傍晚,阳光最低,低到可以透光窗户,落到他的床前。但总是在一瞬间,突然消失。再后来,他发现,每到冬天,特别是慢慢接近冬至的时候,太阳距自己越来越近,50厘米,40厘米,30厘米……他多想和那缕阳光握握手。但即便每年冬至傍晚,阳光都会在距他十厘米的地方消失,“但内心也能感到温暖。”

  黄允强靠着那缕阳光活下来了,“活下来,就要想办法享受生活。”黄允强的生活,是玩电脑。姐夫给他买来了一台二手电脑,这给他打开了另一个世界,“可以玩游戏,可以看新闻,别人在现实中能看到的,我在互联网上都能看到。”这时候,对他来讲,肉体站起来,已经不是一件那么重要的事,因为他发现,通过互联网,一样可以做很多事情。也是在那时候,他有了利用互联网养活自己的想法。

  从九十部老年手机开始

  2015年,在当地政府和公益组织的帮助下。黄允强做了截肢手术,解除了下肢的疼痛,他可以下床了。黄允强本来想,等他哪天出门了,要轰轰烈烈干一场,挣回失去了十五年。和他一样年龄的年轻人都出去闯荡了,留下的,也凭着体力,打出了一片天地。他,干什么呢?

  2016年1月,他遇到一个机会。阿里巴巴农村淘宝在章丘招募村小二,要求是懂电脑。“我懂啊,在床上那九年,我就靠电脑活着。”当时,章丘报名1100余人,经过四轮面试,遴选出80人。其中,包括黄允强。成为村小二那天,他刮了胡子,剪了头发,换了新衣服,身板笔挺地到了农村淘宝村点。

图为黄允强的农村淘宝村点。

  有个回乡的年轻人劝他,“这个村剩下的都是老人孩子,他们连互联网是啥都不知道,你指望他们发财”。800人的村子,只剩下不到400人,400人要么是六七十岁的老人,要么是七八岁的娃娃。黄允强说,“主要看你怎么想”。黄允强是这么想的:不要先想着赚村民的钱,先帮村民省钱,再帮村民挣钱,村民有钱了,自己就好做了。

  他了解到,村里的老人没有电话,想念外面的儿女的时候,只能苦苦等儿女们打过来。很多老人很想拥有一个手机,但是一打听,一个手机要一千多元,就不舍得买了。黄允强发现农村淘宝上的老年手机才100多元钱,就给村里老人推荐。但老人不接受,怕被骗了,“买东西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先把钱交给完全不认识的人,怎么行!”黄允强就先把钱给他们垫上,等他们用着好用了,再让老人们把钱还给自己。

  终于,第一个老人愿意买了,“质量好啊,声音大的很,电话一来,那铃声半个村子都能听到。”半个村子的老人听到铃声,就问第一个买手机的老人,多少钱,哪里买的。半年时间,黄允强卖出了90台老年手机。“网上买东西就是好,送到家,还便宜”,一传十,十传百,村民的电水壶、衣服、电视机、洗衣机都开始在黄允强的村点买。半年后,黄允强和村淘村点的名声传到了附近的村子,附近村的村民也开始找黄允强买东西。现在,黄允强服务附近六个村子。

黄允强的农村淘宝村点出了名。

  “农村人挣钱不容易,不能只花钱,还得挣钱。”十八盘村村民收入靠小米、核桃、花椒等山货,但也看年景,卖得出去,就挣点零花钱,卖不出去,就只能自己食用。去年年中,黄允强在农村淘宝开了十八盘村山货店,帮助村里卖山货。十八盘村的山货从坐等外面的小贩过来收购,到直接面对全国的消费者,成了紧俏货,以核桃为例,一斤比以前多买两三元钱。

  村里人有钱了,黄允强的生意更好了,有一个老人,在他那里一口气定了电冰箱、洗衣机、电视机全套家电。靠帮村民买卖,黄允强去年从农村淘宝获得了三万多元佣金。

  过“双11”的留守村

  “呦!你们集上的人也来我们小地方买东西啊。”黄允强的农村淘宝村点火了,来买东西的人越来越多,村里的老人很得意。以前,他们买卖东西,都要去集上。集,一般在镇子上,或者大一点的村子,或者在交通要道上,十八盘村,不是大村子,也不在要道上,形成不了集。村里的人,去赶集,要翻山越岭,村子后面的山,被走出了弯弯曲曲的小路,有十八个弯,村名,就由此而来。现在,他们懂得在网上买东西了,但他们还是有自己买卖的“生物钟“,这“生物钟”,就是赶集的日子,没到赶集的日子,黄允强的村点就热闹一些。

村民到村点购物。

  他们扛着山货,在村点卖了,然后,再买自己需要的生活用品。只是这个集,在一间一百平米左右的房子里,房子靠墙的位置,有一排椅子,墙上,挂一个大的液晶屏幕,黄允强在电脑上打开电脑,农村淘宝的页面出现在液晶屏上,老人们开始在上面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。老教师吴希义把这叫做“现代化大集”。

  十一月初,黄允强告诉村里的人,十一月十一日,全世界的人要一起在网上赶集,那天买东西,可以打折。村民要看看全世界的集是啥样子,双十一那天,村点爆满,来了几十个村民,买了电视、洗衣机、电暖炉,还有的老人,买了全家的冬衣。大村的村民来自己村里赶集了,而且村里还有了全世界最大的集,村里老人感觉很有面子。黄允强说,“他们其实也体会到了互联网的力量。”村点增加了村民的收入,丰富了他们的生活,让他们长了见识。现在,村里的老人也越来越时髦了,有老人,带着耳机,边走边哼着小曲。

  给点阳光就灿烂

  对于黄允强的村点,村民越来越当真了。以前,他们送到黄允强村点的山货,都是用简易的蛇皮袋包装,黄允强给他们看农村淘宝上面卖家的包装,都是小袋包装。他们就学着网上的样子,也做了小袋包装。黄允强做了十八盘村山货店后,建议他们打上这个标示,现在,村民都自觉打上了这个十八盘村的标示。十八盘村山货,慢慢有了名气,这名气,从线上,传到了线下。有人来附近的景点旅游,专门跑到村点找黄允强买货,一要就是几十斤。

老人们笑容越来越多。

  对于村点的发展,他有了自己的规划,“要把农产品上行做好。”他准备找投资,帮村民把山货包装再提上一个档次,“找专业的人设计,材料用好一些,把牌子再打响一些。”他估计,规划实现,山货的附加值可以提升百分之三十。现在,他还学习雕刻葫芦,他计划,不但要提高“上行”的档次,还要丰富品类,这样,才能把氛围带起来。

  现在,黄允强成了村里的大忙人,白天守着村点,打电话通知买家拿货,有时候,坐着轮椅,爬坡下坡解决问题,“比如老人买了手机,刚几天就说没有铃声了,跑过去一看,他按静音了,这样的事儿很多。”晚上的时候,他还要加班,看快递到哪里了,或者对比下同类型的商品,看哪家性价比高,好给村民推荐。“越来越忙了,但自信心爆棚。”黄允强说,自己是“给点阳光就灿烂”的那种人。

黄允强靠自己,可以走很远的路。

  黄允强如今经常哼着小曲,在村里转悠,遇到上坡,有人要来帮忙,他双手一扬“别动!”身边的人一惊,还没有反应过来,他哈哈大笑,“我的表演开始了。”他双手滚着轮椅的轮子,爬上坡,对坡下的人吆喝“上来啊,快上来。”现在,靠他自己,可以走很远的路。(完)

编辑:沙见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