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频道—正文
云南少女为弟弟辍学跨省打工 遭遇车祸高位截瘫
2018年01月22日 11:56 来源:钱江晚报

  云南深山里的姑娘,为弟弟放弃学业来浙打工,不料遭遇车祸高位截瘫

  18岁的她现在会笑会卖萌会抬手了,照顾她的妈妈却想回老家

  女儿怎么办?妈妈哭着说:我没法想

  本报首席记者 肖菁 本报记者 陈栋 文/摄

  云南镇雄县位于云贵川三省交界,山峦起伏,沟壑纵横,横江、赤水河、乌江贯穿其间。

  张会的家在镇雄县瓜雄村,那是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。

  去年年初,17岁的张会读完了初三上学期。寒假里,她把期末试卷一揉,直接宣布:我要出去打工,赚钱让弟弟读下去。

  去年7月30日,来浙江台州打工半年的她遭遇车祸,导致高位截瘫。现在,她躺在浙江台州第一人民医院的ICU(重症监护)病房里,后续治疗面临着巨额的医药费(钱江晚报1月12日A7版曾作报道)。

  张会正在努力好起来,现在,她会笑会卖萌会把手慢慢抬起来了。

  照顾张会的妈妈卓正会却和医生说,想回老家过年。医生们都急了,你舍得留张会一个人在这里?你还回来吗?

  云南镇雄

  夜半来电:二女儿出事了

  2017年7月30日,夜深了,卓正会一直没睡着,不应该啊,好像山里的夏天也没有炎热到让人辗转失眠的程度。这个39岁仅读过一年小学的女人有三个孩子,甚至已经做了外婆。

  深夜12点,卓正会刚刚眯过去一会,手机响了,那头是稚嫩的乡音,“姨,张会出事了,要做大手术,要你们来签字。”

  张会,是卓正会的二女儿,在张会后头,家里终于盼来了一个男娃。23岁生完儿子之后,卓正会说,她这辈子的任务就算圆满完成了。她说,在生孩子这件事情上,“他们那边”要一个男娃。

  现在,张会出事了?二女儿一贯有自己的主意,能出什么事?

  卓正会想象不出来。

  浙江台州

  夫妻俩懵了:这孩子废了

  张家有四兄弟,张会爸爸排行老三,老幺十余年前出门打工音讯全无,张家的老父母跟着张会家一起住。

  这次张会出事,除了卓正会两口子,还有一个阿姨、一个伯伯一起来浙江。他们到镇里包了车赶到重庆,从重庆坐飞机到杭州,从杭州再包车到台州黄岩。这一趟出门张家带了所有积蓄,支付完交通费用后,手头还剩三四千元。

  张家人赶到时,台州第一人民医院已经先行对姑娘进行了抢救手术。

  张会是在半夜11点多的时候跟两个男老乡坐在一辆电瓶车上出的事,她坐在最后面,电动车不知道怎么撞了树,但唯独她被抛了出去。

  医生说,张会运气不好,这一摔身上其他地方倒没有什么伤,偏偏伤了颈椎第二节,送到医院时,脖子以下全无知觉。

  张家夫妇懵了,这超过了他们的想象:这孩子废了。

  在台州打工的云南老乡在距离医院10公里的村里腾了个房间给张家夫妇。当时大家都估摸着住的时间也不会太长,让他们送孩子最后一程。

  浙江义乌

  出来打工第二天,姑娘后悔了

  在那段时间里,张爸爸和老婆谈得最多的是二女儿出来打工的情况。

  在妈妈眼里,二女儿最省心。

  三姐弟中,张会成绩最好。小学初中经常能在班级里拿前三,家里土房有一面墙都用来贴孩子们的奖状,满墙都是张会的。

  偏偏就是这个全家认为读书最有希望的二女儿,在2017年的寒假里直接宣布“初三下学期我就不读了,我要出去打工,赚钱让弟弟读下去”。父亲说,你要后悔的。姑娘很坚决地说:“只要弟弟能读上去,我就不后悔。”家里不过数千元的积蓄,劝到后来父母也不说话了。

  正月十二,妈妈卓正会带着张会出门。这是张会第一次离开县城,也是卓正会第一次离开云南,她曾经最远到过昆明。

  “你问我怎么会到浙江的?有老乡在浙江打工,说这里让人眼花。”卓正会说。

  2017年正月十二,卓正会带着张会最早到的是义乌,从镇雄县有直达义乌的大巴,全程30个小时。老乡介绍,张会进了义乌一家织带厂,卓正会进了塑料厂。张会做缝纫工,缝制包包的背带,计件制。做一天,按她的产量只能赚到20元。

  张会在打工的第二天就懊悔了,晚上她跟妈妈躺在一起时说,想回家继续读书。

  但是回去哪有这么简单。

  这数千里一个来回就是上千元的交通费,钱都花下去了。所以,母女俩都明白“回去”只是说说而已。

  台州黄岩

  父母说,想捐献女儿的器官

  到了2017年5月份,卓正会有事先回云南,临走前给张会留了几百元。在卓正会走后没多久,张会经另外一个老乡介绍到台州来打工了。家里人甚至都还不太清楚她到底做什么。

  7月份,张会就出事了。

  她的痛苦可想而知,很多ICU的病人伴随着躯体的衰竭,意识也是模糊的。但是张会不一样,她意识非常清晰。她的情形,就好比一个活泼的灵魂被锁在了摔坏的躯体里。

  大家看到张会的进步都会笑,都朝她竖大拇指。只有卓正会每次来了就说你这样可怎么办,说着就哭,张会也流眼泪。护士就会冲进来劝说,张会心跳太快了。

  卓正会说,到台州一个多月,老家来电说张家老母亲病倒了,张爸爸要赶回去。夫妻俩替张会想了一个安排。他们在ICU的门口看到过鼓励器官捐献的公益告知。夫妻俩找到医生说,“我们想把张会的器官都捐献了,你们的告知牌上说了,这也是一种活法。”

  医生哭笑不得,张会不能捐呀,她正在好转。她还是有希望的,有希望坐起来,坐在轮椅上,自行生活。

  张会父母哭了好几个晚上做出的决定,就这样被医生一语打回。

  现实变成了守着女儿,等待漫长的康复。

  张爸爸回了云南。大字不识几个的卓正会打着零工,比如串木头玩具,三个一元钱。串这个女孩玩偶的时候,不知道她有没有想起可怜的女儿。

  张会今后怎么办,卓正会想过回云南。她说,其实回家也不知道怎么商量,现在张会的样子根本没法搬回家。如果回家恐怕还要有一个人专门照顾她,也有可能一个还不够……“这个事情,我没法想”。


编辑:郝学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