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频道—正文
心存良善 家业永瑞--致敬潍北监狱退休干部张永瑞
2018年02月02日 11:11 来源:中新网山东

  六十载光阴易逝,四十年从警难离。

  高情远致出自然,德厚流光有远识。

  才兼文武志千里,埋头苦干淡名利。

  情牵潍北长入梦, 暮年壮心仍不已。

  我初到潍北时,曾听老前辈说潍北有四大干将,他们的故事广为流传,被众人津津乐道。他们的名字深深刻入我的脑海,等以后见到张永瑞同志才知他们绝非虚传。

  写张永瑞同志,我是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的。这世上好人很多,但像张永瑞这样几近完美的好人却不多见。他温文尔雅、谦和有礼的风度,高才大德、握瑾怀瑜的品格,低调温恭、不同流俗的作风,深入每个认识他的人的心髓。

  张永瑞1944年8月出生于山东省莱州市,1966年毕业于山东省公安学校,1983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  张永瑞毕业后先分配到五一劳改支队,期间先后在就业科、管教组、学校、政治处工作。期间,最令他难以忘怀的是四年的中学教学工作,他不仅负责三个班的具体事务,还任其中一个班的班主任,两个班的数学老师,同时还兼任校团委副书记,学校的宣传栏、黑板报都是他一人负责,他年轻好学,又有能力,谁都愿意和他亲近。他教的数学成绩在同级部中遥遥领先,在家长、师生的民意测评中排名第一。他的学生们,那种发自内心的爱有时会用意想不到的方式表达出来。他们会尾随保护去分场护送学生的老师,会悄悄把鸡蛋摆在老师的讲桌上……

  张永瑞1977年7月调到潍北后,先后任政治处科员、教育科副科长、科长,办公室主任、工会主席等职。

  不管在哪个工作岗位上,张永瑞总是特别的认真,做事有板有眼。他没有官架子,和同事们打成一片。他桌上一直摆放着一套小茶壶,平时自己用,要有人去到他的办公室,那必定会受到热情的招待。在他眼里,每个人都是值得尊敬的,他用自己的谦虚、善良感染着周边的人,很多和他仅有一面之缘的人,也对他难以忘怀。他在办公室时,同事的一位同学来了,可巧同事不在。等二人相见,那位同学动情地说:你们办公室的那位领导真的是太好了,他又不认识我,他下茶、倒水,对我那么周到,怎么竟有那么好的人!

  很多事情,张永瑞并未提及,他是那么的谦逊,凡事都觉得理所应当。他或许并不知道,自己在同事中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象。在教育科时,一位年轻的女同事叫陈秀君,她当时住在一场,来回上班要十几里路。中午时间紧张,她就捎点饭在办公室吃。张永瑞从家里背了半袋苹果,里面有国光、印度青、红富士等好几个品种。他说:你饭吃不好,再没点水果,身体怎么受得了!陈秀君对我说:那时条件差,张科长家的孩子也不见得能吃的上。我当时很感动,不知道说什么好……难得空闲,张科长亲自下厨炒菜,请我们科里的人去他家吃大餐。他炒的那个黄瓜菜我至今记忆犹新,特别的清香爽口,现在我炒黄瓜还是当年张主任那种做法……

  潍北办公楼盖起以前,大家都在机关院办公,那是几排老式红砖瓦房,房前大都有简易的廊柱。房内是水泥地面,石灰墙面,冬天靠煤炭炉取暖。张永瑞1993年任办公室主任,他总是第一个到办公室,生起炉火,提着暖瓶去锅炉房打好水,打扫好室内和院子的卫生。殷兆芬刚到办公室不久,每次见主任亲自做那么多的活,很不好意思。于是,她第二天特意早去,可张主任还是一如既往做好了一切。殷笑着说:我以后连续早去了几次,可张主任更早,即便去了,活也抢不过他……我生了孩子,爱人又不在身边,八十多岁的老婆婆就从老家过来。她年龄大了,也是需要人照顾的。多亏办公室离家近,我就时时请几分钟的假小跑回家看一眼。张主任总是那么体贴,他知道我不容易,总是替我想得周全。他要知道我回老家,一定会打电话问问小车班,有没有顺风车捎我一程……这样的小事太多了。作为一个女人,那么困难的情况下,本就不好意思请假,张主任却那么善解人意,他不会令我们任何人难堪,我对他的感激是永生不忘的!

  办公室的工作千头万绪,他每项工作都安排得有条不紊,他敢于担责,率先垂范。加班对办公室的人来说,那是司空见惯的事。遇上开会,前一晚要加急班整理材料。那时打字室只有一台四通打字机,两个打字员。不管是整写材料的,还是打字的都是非常得辛苦。不管工作到几点,张主任一直陪伴在他们身边,时不时问问累了吗?饿了吧?然后回家拿来方便面、火腿肠甚至烧鸡。直到所有材料校对完毕,确保精准无误,他们才顶着星光回家,也就在那时,他们之间养成了深厚的战友情谊。

  张永瑞对自己的同事如此,对有困难的老同志更是照顾有加。潍北的老英雄于浩勋抗美援朝时炸掉一条腿,有年他想去济南查病。老人出行不易,那时交通又非常不便,他的老伴就跑到办公室找张永瑞,张永瑞说:去济南又坐汽车又坐火车的,他怎么受得了!老人家是我们的英雄,单位应该派车送你们去!

  潍北盖起了楼房,按监狱政策于浩勋的分只能住二楼,他的家人都犯了愁。张永瑞知道后,感慨地说:老人家为国丢了一条腿,现在老了,监狱会照顾好的,于是按残疾等级给所有因公致残的人加了分,这样于浩勋顺利住进了一楼。

  还有很多退休的老人和遗属遇到了困难,不好意思去办公室找他,就悄悄到张永瑞家里去。这家没柴火烧了,那家什么东西坏了,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琐事。张永瑞总是想尽办法替他们解决好,他亲自联系分场要些棉花柴、玉米骨头,挨家挨户送到他们家里去。如今生活好了,那些健在的老人提起这些,仍然无限感慨。

  每到三秋三夏农忙季节,作为工作组组长的张永瑞大多时候要到最远的五场去。他不怕劳苦,下地带工,不到下班绝不早回。有次,他去四场,恰巧带工干部不够,他亲自带工收割豆子。那块豆地面积很大,下午割完很巴结。张永瑞鼓励大家说:你们加油,好好干,今下午要能割完,我就打电话给电影队,今晚放场好电影。大家立时情绪高涨,干劲十足,按时完成了任务,晚上还喜滋滋地看了场精彩的电影。

  张永瑞不仅正直而且廉洁。他的女儿张娟至今记得小时候的一件事:老家同村的人到潍北探监,中午在她家吃饭。等那人走了,张娟拉开抽屉想找什么东西,却发现里面有团棉花,她翻开一看是一枚金戒指。她好奇地拿给母亲,这时爸爸看到了,一手抓过戒指骑上自行车就往车站跑。回来后,听爸爸对妈妈说,他变着脸狠狠批了一顿那位老乡,硬把戒指塞给了他。

  张永瑞文笔雄健,波澜老成。工作经验丰富,业务知识扎实,他撰写的多篇论文被作为典型发言材料或编辑入册。

  潍北监狱附近的走马岭村紧挨一场,有年服刑人员出工时发现有个小孩掉入场前池塘的冰窟窿,他们迅速开展了营救工作。因冰薄不能承重,犯人们相继落水。大家找来木梯,架起人墙,最终成功将小孩救起。张永瑞就此事写了篇报道,发往劳改局,公安部知晓此事后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转发,监狱也对他们进行了减刑奖励。

  1981年,公安部召开全国重点劳改单位现场会,张永瑞撰写了《我们是如何改造罪犯的》,被选为重点经验交流材料,被西北政法学院等选为教材。

  1985年,教育科在党委决策下,组织各个分场成立了法律教育班、技术班、文化班等,对罪犯进行法律知识及技术文化方面的培训学习,取得显著成效。潍北现有一景点---知春塘,因势制宜、设计精巧、修砌平整。(夏天满池的荷花滚珠抛玉,袅袅娜娜,煞是好看。)就是由当年技术班的学员修砌而成。劳改局到潍北进行了考察并给予了充分肯定,同年,潍北被批准成立了特殊教育学校。

  1986年,司法部、山东司法厅联合召开提高改造工作质量理论研讨会,张永瑞所撰《劳改工作的一项重大改革》一文,被选为重点交流文稿,后期被司法部采用;同年,在山东省法学会劳改劳教学会年会上,他的论文《浅谈关于刑犯的减刑问题》作为公开交流材料;另有论文《正确对待罪犯申诉,做好申诉罪犯教育工作》,被选为全省重点经验推广材料,并刊印在《山东省劳改简报》第七期上。

  1988年,张永瑞撰写了《针对女犯特点,做好监管工作》一文,选为全国女犯工作座谈会上经验交流材料,并于次年刊印在上海出版社出版的《劳改劳教通讯》第八期上;所撰《巧手裁出新生活》一文,获齐鲁新报新生活征文二等奖……

  八十年代后期,司法部组织了全国罪犯知识竞赛,教育科精心组织,合理安排,有效实施。比赛结果是:山东在全国监狱系统荣获冠军,潍北监狱在山东监狱系统中夺得头魁。当去省局的车拉了满满的奖品回来时,大家都欢欣鼓舞,备受激励。

  张永瑞在任教育科科长和办公室主任期间,在党委决策下,他带领本科室人员首开了几个第一。

  “罪犯自我忏悔教育”活动,全省监狱系统由潍北开始,具体负责组织实施的是教育科。因其良好的教育效果,引起了强烈的反响。省局在劳改报上以头版头条刊登,而后潍坊电视台、省电视台相继进行了播报和转发。教育科采取请进来走出去的方法,很多学校、部队、金融部门的人慕名到潍北来听,有的邀请去讲,令这一活动达到了最佳警示和教育效果;由教育科组织的“对罪犯进行公开防逃教育”,潍北也是第一家。它所起到的意想不到的效果,上级领导给予了充分肯定,同样的把它刊登在劳改报的头版头条上。

  潍北相对闭塞,交通落后,购物不便。为了解决这一难题,监狱决定把每个礼拜的星期天作为赶大集的日子,办公室一干人分头到周边村里贴广告,做宣传。潍北大集由此兴起,一直延续至今;为了提高罪犯改造质量,倾诉罪犯心声,提高文化素养,教育科创刊了《新生报》,定为半月刊。罪犯撰稿踊跃,感恩之心、悔改之情跃然纸上,在罪犯中引起共鸣,起到了很好的教育作用;潍北娱乐节目匮乏,大家除了看电视再无其他。教育科组织各个分监区,每逢正月十五扎制花灯。每个监区各出心裁,把对生活的爱,对祖国的情倾注心中,扎出的花灯新颖别致,美不胜收。每到元宵节,潍北万人空巷,人声鼎沸,都拥到广场看花灯。各个监区也把亲手扎制的花灯悬在狱内,值班警察和服刑人员都感到浓浓的节日氛围!

  张永瑞是出名的孝子,他刚到潍北那会工资只有30几元,每到发工资他都会首先拿出10元钱寄回老家。岳父母住在潍北,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,他必定第一时间给老人。岳母去世后,岳父因脑血栓两次偏瘫,行动不便。老人生活不能自理,张永瑞陪他住在只有一间半大的房子里,那半间房子只能放一个冰箱。晚上,爷俩睡在一间房内,墙上反碱严重,张永瑞靠墙睡的那条腿时间久了就经常疼,很长时间里走路都很难受。老人身子脏了,张永瑞就定期用三轮车拉着他到潍北唯一的澡堂洗澡,老人家身材魁梧,每每洗完都累得张永瑞满身大汗。老人家四个子女,他最中意的就是这个女婿。

  张永瑞的一生虽不惊心动魄,但如甘醇,历久弥香,就像一部耐看的山水画。他和妻子谷华芬结婚数十载,从未红过脸。我问谷阿姨:您觉得张叔怎样?她笑得合不拢嘴:我不知道作为丈夫,再好会是什么样!女儿张娟说:父亲从小教育我们永远与人为善,成人之美,他的话虽朴实无华,却道出了人生的真谛。而今两个孩子都非常优秀,和父亲一样的孝顺、善良、心里同样装着别人的疾苦。真真是:无华家风,受益终生!


编辑:沙见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