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频道—正文
凌晨出诊 听音辩伤——行走于钢轨间的“B超医生”
2018年02月27日 18:27 来源:中新网山东

  中新网山东新闻2月27日电(韩晓凤 杨婉清)钢轨探伤工大概是这个城市最早醒来的人。12月25日凌晨00:30,当不少人还在睡梦中等待圣诞老人的礼物时,季风运已经裹着厚厚的棉大衣,走上了高铁轨道,推着类似于医用B超的钢轨探伤仪,为这条承载着高铁安全运行的轨道检测、探伤。

零点30分,季风运跟小将们召开班前会议,部署今晚的工作安排。李晓龙 摄

  凌晨00:30—4:30是一天中最冷的时段,也是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有限公司济南西工务段38名高铁探伤工的工作时间。不论风雪霜冻,每天他们都要在冷冽的钢轨上行走,完成6公里钢轨和焊缝的探伤任务。 

  凌晨“出诊” 

  对于钢轨探伤工这份工作的意义,济南西工务段车间探伤工区工长、47岁的季风运这样形容:承载火车的钢轨好比火车的“双腿”,它的“健康”,对于火车的安全运行至关重要。

  北方冬日的凌晨,冷得刺骨。在钢轨间缓慢前行的季风运,除了得空给冻得通红的手哈几口热气之外,并没有采取其他的保暖措施,“探伤仪显示的可能是假象回波,为了探伤数据的准确性,探伤工通常不戴手套。” 

零点50分,小将们按照分工进入各自岗位,有的检查设备、开启仪器,有的用钢丝刷清理钢轨灰尘,有的设置参数、准确定位。李晓龙 摄 

  京沪高铁德州东上下行240km主线、济南西——济南4条联络线以及169组站内道岔,是季风运负责探伤的区域。每天凌晨00:30—4:30,季风运就在这片区域的轨道上走走停停。虽然工作时间是凌晨,但前一天的21:30,探伤工们便开始了探伤前的忙碌:开会传达探伤内容、用标定试块对机器进行测试……每天,探伤工都要花费数小时,严谨有序地进行着上线前的一系列工作。而去德州东为钢轨探伤时,更需要提前2小时从济南出发,次日7:00后方能回到济南。

  “医生给人看病,我们是给钢轨看病。”为了能精密地探测出钢轨有无伤痕,即便是极寒天气,季风运也时常用近乎婴儿爬行的速度前行,行至道岔处,一个焊头更是得蹲着探测20分钟方能起身。而在他的管辖内,共有7000多个焊头。 

季风运一边紧跟班组职工,一边仔细观察一起上的细微波形。李晓龙 摄

  常年弯腰探伤,让季风运的腰近些年颇感不适,“蹲着再站起来的时候,没以前灵活喽。”靠着膝盖的支撑力站起来,季风运揉了揉腰,当他看到年轻的同事蹲在钢轨前认真探伤的情景时,季风运有那么一刹那出了神,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。 

  听音辩伤定睛查波 

  1992年,季风运转到了探伤工区成为一名钢轨探伤工,这份让人人都羡慕的工作,起初竟一度让季风运抓狂,“探伤不好学,那时还没人教。”经过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,季风运决定挑战一下自己。 

  为了尽快学会探伤技能,季风运在看书的同时,还将废旧的钢轨手工做伤自学。在那个没有相机的年代,为了检验自学成果,季风运将自己从钢轨上探出的伤在本子上画下来,第二天根据探伤工的探伤结果验证自己是不是探得对。刻苦学习了近3个月,季风运成为一名探伤工。经过几年的学习积累,季风运练就了听音辩伤、定睛查波的技能。 

季风运一边探测伤损,一边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爱徒。李晓龙 摄

  据了解,钢轨探伤工使用的钢轨超声波探伤仪共有9个通道,当探伤仪在行进的过程中一旦遇到伤损病害,9个通道会发出4种音色相同、音调高低各异的声音。在常人听来如此复杂的声音报警,季风运却能听出钢轨顶面擦伤是什么声,遇到接缝处是什么声,接头处螺孔裂纹是什么声……所有的伤损都能根据声音辨别出来。 

  另外,钢轨超声波探伤仪的9个通道对应着9种不同的颜色,每个通道正常情况下在固定位置显示。如果现场有伤损,就会显示与正常波形异样或偏离正常显示区域的波线。这些波形比较细小,加之屏幕上各种颜色较多,很容易导致漏掉。同时,钢轨重伤核伤波形往往一闪而过,在屏幕上仅停留半秒左右的时间。为了不错过波形,不漏检伤损,包括季风运在内的许多老探伤工,1分钟也就眨眼2、3次,比正常人少了5、6倍。 

  探伤的孤独属性 

  探伤工是一份需要极强责任心的工作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“干我们这行就怕钢轨出事。假如断了轨,车辆就得半路停车,会造成后面严重压车。”季风运的谨慎与负责,为列车的安全运行扫清了障碍,其中,2015年在济南西站一道岔的弧形面里发现的一处伤损,属于国内首例。 

  季风运神一样的探伤技术,让一直跟在身后学习的刘欢佩服不已。2016年夏天,当时年仅22岁的刘欢通过校园招聘被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有限公司录取,经过10个小时的长途跋涉,从内蒙古老家来到济南,成为济南西工务段的一名探伤工。受季风运的榜样作用,这名充满朝气的小伙子希望自己能尽快提升业务能力,早日成为像师傅一样的钢轨“神探”。与“师哥”刘欢不同,今年9月份刚刚从铁岭来到济南西工务段的陈一鸣,目标更在当下:尽快结束实习期,实现单独作业。 

此刻,黄河桥上几盏微弱的光线不断向远方延伸,他们是夜晚的守护者,也是高铁的保卫者。李晓龙 摄

  据了解,在济南西工务段38名探伤工中,34人为90后大学生,因为大学并没有开设探伤专业,学习土木工程专业的他们,来到工区后,需要重新学习探伤知识。即便如此,好奇心强、接受新生事物能力强的90后小伙儿们依然学得带劲。只是,他们似乎还没有意识到,因为夜间工作的属性,探伤工是单身率极高的职业。“希望他们早日成才,也希望他们在适当的年纪步入婚姻。”季风运不止一次地说道。 

  当刘欢和陈一鸣在跟记者聊未来时,坐在一旁的季风运时不时地侧过头朝他们望去,仿佛在看自己的孩子一般,眼神温暖而赤诚。(完) 

编辑:赵晓